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iggy

大麻 vs. 神經系統

在一項研究中,招募了177名晚期癌症患者,他們對鴉片劑的典型止痛藥沒有完全反應。他們服用了THC:CBD提煉物後發現,與鴉片劑相比,服用THC:CBD的患者疼痛減輕了30%以上。“這項研究表明,THC:CBD提煉物對晚期癌症患者,而鴉片類藥物又未能起效用者,有顯著緩解的療效。”


阿爾茨海默症∙ Alzheimer’s Disease

內源性大麻素系統可能在阿爾茨海默症的發展中起重要作用。儘管仍然缺乏臨床試驗,但是在一項由加拿大哥倫比亞研究員進行的測試顯示,對藥物沒有反應的阿爾茨海默症病患服用了0.5毫克的Nabilone 後,病患的焦慮感有得到明顯的改善。Nabilone – a synthetic cannabinoid with therapeutic use as an antiemetic and as an adjunct analgesic for neuropathic pain. It mimics THC, the primary psychoactive compound found naturally occurring in cannabis.

注意力缺失症 + 過動症 ∙ ADD + ADHD

許多研究表明,每天使用大麻的患者可自行治療多動症和注意力缺失症。並指出大麻素受體和人類大腦統治系統有直接的關聯。


愛茲病相關的神經疾病 ∙ AIDS-Related Neuropathies

科學家發現,與用於慢性神經性疼痛的口服藥物相比,患有感官神經疾病的HIV患者從吸食大麻中能獲得的益處相同。


亨丁頓舞蹈症 ∙ Huntington’s Disease

1986 年,研究人員招募了三名患有HD對藥物均無反應的患者,每人均口服 CBD。在治療的第一周後,結果顯示患者均輕微改善了 5% 至 15%。第二週後,使用相同的測試觀察到 20% 至 40% 的改善,並結果穩定。


偏頭痛

Dr. Ethan Russo 對大麻在治療偏頭痛的深入研究中發現,在古代醫學文獻中記錄著大麻的治療功效。此深究也為現代科學提供了依據,證明大麻久負盛名的醫療效用。在一項來自紐約的患者研究中 (2006) 發現偏頭痛時,THC (不是 CBD) 可抑制小血板釋放的血清素。腦部含有一種稱為血清素(serotonin) 的自然化學物。偏頭痛發生的時候血清素水平會因某些因素而下降,使得腦的某個部分向面部神經線及頭部血管發出信號,使血管擴張,形成痛楚。


動暈症 (暈車、暈船、暈機等)

暈船,暈機和暈車的症狀包括: 噁心、嘔吐、頭暈和眩暈。一項德國針對人類的研究(2010)進一步顯示,暈車病患者的大麻素受體CB1明顯低於一般人,表明內源性大麻素活性降低與暈車病之間存在的關聯。更進一步的說,大麻素治療的發現為抑制噁心和嘔吐等方面提供了嶄新的發展前途。


多發性硬化症 (MS)

減少痙攣被認為只是許多好處之一,使用大麻還可以減輕疼痛、抑、焦慮、感覺異常、神經性疼痛、睡眠障礙、急迫性尿失禁和夜間多尿症。目前提起的大多數研究都是使用整株大麻樹提煉的大麻素,或是藥用植物衍生物 Sativex ( 一種人造的大麻素,其中 THC 和 CBD 比例含量與天然大麻品種Cannabis sativa 相似。)


巴金森氏症 Parkinson’s Disease

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 (2003) 的研究人員為大麻素作為抗氧化劑和神經保護劑申請專利。“……大麻素被發現特別適合作為神經保護劑,例如用於限制缺血性損傷(例如中風和創傷)後的神經系統損害,或用於治療神經退化性疾​​病(例如阿爾茨海默氏病,帕金森氏病和 HIV)。


癲癇

目前有兩項實驗正在研究與小兒發燒兒引起的癲癇發作和大麻素的治療特性。2017 年來自日本的一項研究得出結論,內源性大麻素系統 (特別是 CB1) 與下丘腦一樣能調節體溫。而下丘腦以前被認為是唯一負責體溫調節的部位。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